蝶恋花(外一篇) 16法学 罗青
发布人:晏波  发布时间:2017-04-23   浏览次数:11




    “宿命”这两个字太抽象,我不信。但是,我相信缘分!

来到东理,是缘分吧!

    被东理录取,爸妈希望我退档,与东理无关,只是因为出了湖南,爸妈嫌远。

    于我而言呢?浙理是理想型,湖理是稳妥型,东理长江学院是个意外。我不想跑到江西读三本,用同学的话来说:“湖南那么多学校,你干嘛跑那么远?”可,我最怕麻烦了,我说服了爸妈,力排众议,然后来了。

    选择了东理,我就不会后悔。

    有人问我,为什么是理工科学校,你是个文科生啊?我说:“我是文科生中的理科生啊!”

说起来没几个人会相信,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会读文,尽管他们都觉得我是一个很有文艺范的女生。初中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是要学理科的,到了高二文理分科,我也确实是选了理科,并且进了重点班。

在鸡头和凤尾的抉择中,一直顺风顺水的我选择了鸡头。不能转班就只能转科,于是我去了文科班。

我的英语依然很差,但对我在文科班中的地位没有多大的影响。我忘了班主任同意我转文的原因,他说:“学文也好,你可以毫无压力的赶英语,”可我却记得这句话,他说:“不赶英语考个二本完全没问题,英语最好赶上来,这样就可以上重本了。”

我在高考前醒悟,记了些单词,英语成绩是及格左右了。人往往不是毁在他的劣势上,而是毁在他的优势上。高考时我差了二本线几分,是我一向引以为傲的文综掉了链子,比平时少了五六十分。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是选择题没填涂好,还是问答题字迹不工整。我开始的时候想不开,我甚至不想读书了,更不用说来东理。

求不得,就要放得下。我整理好行囊来了,一并也收拾好了我的心情。

东理是我人生的新起点,纵然不是最好,但他在努力变得更好。

    有人说,母校是我可以骂他千百遍,而别人一句坏话也不能说的地方。有人说,母校是离开了才觉得好的地方。

    我们对东理呢?

    东理建立六十周年了,六十年的风风雨雨,他挺了过来;六十年的默默奉献,他无怨无悔;前人努力了六十年,现在,该我们了!

    我们把最美好的年华留在了东理,最好的我们在东理,最爱的人和最美的回忆都离不开东理。

    如果要形容我们和东理的关系,那么,“蝶恋花”最为贴切。

    

               没关系,是朋友啊!

  

你说:“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只能一场心伤。”所以你心伤了一段时日,现在,以为熬出头了。可,终究只是你以为。从一开始你就算漏了一点,那个问题在我。

    有人说男女之间的纯友谊是这样成就的:一个打死不说,一个装傻到底。我不赞同这句话,但是,如果一个天天说爱,一个强硬回避,那么肯定没有纯友谊。

    那时候的你成了我的一个禁区,你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从很合得来的朋友到熟悉的陌生人,这是最残忍的拒绝。

    那时候的我于你而言如何呢?痛并快乐着!我无意间的一句话,一个动作,让你误会了,你就开心得跳起来,像个小孩子。而我的疏远和拒绝给了你烦恼与心伤。

    我对不起你,因为我无法做出违心的决定,让自己接受你。长痛不如短痛,我做了一个对你我来说最好的选择。

    你一直不相信我说的话,是不相信?还是不敢相信?

    我对你感到愧疚,所以显得无可奈何。

    朋友说,拒绝一个人,伤他心不够,还得伤他自尊心。真的是光伤心不够,还得伤你的自尊心吗?

    我真的很感谢你,谢谢你的关怀与照顾,谢谢你的认可与支持,更谢谢你喜欢我。但,只是感谢与感动。

    你说:让我不要回答,你害怕剧透。所以,我知道答案了,你是不敢相信。原来,我对你的伤害到了如此地步。

    我们在最美的年纪遇到彼此,为彼此的青春添上了绚丽的一笔。或轻松,或沉重。

    对于最美好的你,我想说:对不起,谢谢你。

    我们称不上爱别离,而求不得,就要放得下!

    你说:“不用愧疚,因为我们只是朋友。”

    真好,朋友真好!

    真好,放下真好!

    朋友,一直以来,你都是那个不可或缺的人,我的心中永远有你的一席之地。

    多年后,再重逢,我会报你以微笑,来祭奠我们逝去的青春,庆祝我们眼下的相逢。我也许还会告诉你: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对不起,谢谢你!我们还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