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几道•《阮郎归》赏析
发布人:晏波  发布时间:2016-07-16   浏览次数:22

作者:抚州职院 冯美娣  

  

  

  

  

  

阮郎归

宋·晏几道

天边金掌露成霜,云随雁字长。绿杯红袖趁重阳,人情似故乡。

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

  

  

【注释】

(1)金掌:汉武帝时在长安建章宫筑柏梁台,上有铜制仙人以手掌托盘,承接露水。此处以“金掌”借指国都,即汴京。即谓汴京已入深秋。

(2)雁字:雁群飞行时排列成人字,有时排列成一字,故称雁字。

(3)绿杯红袖:代指美酒佳人。

(4)人情:风土人情。

(5)“兰佩紫”两句:佩戴紫色兰花,头上插黄菊。屈原《离骚》中有“纫秋兰以为佩”。

(6)理旧狂:重又显出从前狂放不羁的情态。

  

  

 

【词评】

 

1夏敬观说:“叔原以贵人暮子,落拓一生,华屋山丘,身亲经历,哀丝豪竹,寓其微痛纤悲,宜其造诣又过于父”(夏评《小山词·跋尾》)

2、况周颐《蕙风词话》卷二说:“‘绿杯’二句,意已厚矣。‘殷勤理旧狂’,五字三层意思:狂已旧矣,而理之,而殷勤理之,其狂若有甚不得已者。”

3、陈匪石曰:“此在《小山词》中,为最凝重深厚之作,与其他艳词不同。”

4、唐圭璋曰:此首起两句,言霜寒云薄,是深秋冷落景象,令人生悲。“绿杯”两句,言所以欲暂图沉醉,藉解悲凉者,一则因重阳佳节,一则因人情隆重。换头三句,言重阳行乐之实。“欲将”二字与“莫”字呼应,既将全词收束,更觉余韵悠然。(《唐宋词简释》)

 

【意译】

 

登上高处,回望京城。秋意渐冷,金铜仙人掌上的托盘里秋露也该结成了寒霜。天高远,雁阵从天边飞过,把几丝儿白云拉得悠长。眼面前,觥筹交错筵席正闹,趁着重阳佳节,朋友们招呼美人劝酒,这份醇厚的热情让我好像回到了久别的故乡。

身佩紫兰,头插黄菊,趁着酒兴我慢慢现出旧日的轻狂模样。今天就想借着美酒在沉醉中忘掉以往的悲伤凄凉,内心里不停地祈祷:美人啊,你千万别在这酒筵上吟唱那凄凉的歌曲,那一定会让我愁断肝肠!

  

【细品宋词】

  

小晏本词超出了男女幽怨的狭小范围,把自己一生的失意凄凉之感表现到极致。

词写重阳登高抒怀。上片以景开篇,写异乡为客的热闹亲切。登高远望,隐约可见京城里高耸的金铜仙人的身影。天气寒冷,词人自然猜想仙人掌中金盘的露水该结成寒霜。此句点明了登高地点和季节特点。“露成霜”,季节流转,寒凉浓重,情感基调便转向低沉。“天边”二字似有千钧的力量将天与地拉开距离,天地开阔,物我两分,孤独之感传遍周身。云雁悠长,空旷辽远,一身的负累一生的愁苦也似有似无,悠悠长长飘在天际。随即镜头拉近写眼前聚会。美酒佳人佳节,觥筹交错,一片热闹,本该沉醉欢乐忘却孤独,可词人是如此清醒,以旁观者的心态在关照四周的一切。“趁”写出正逢佳节的喜悦,又含有受朋友之盛情款待故作欢乐的应景无奈。“似”则写出异乡风俗人情给他的温暖与感动,但内心终究有遗憾:人情再美终究不是在故乡。故乡有他的美丽的童年有他最初的梦想,而异乡也许只有他破碎的残梦。那就趁好友陪伴借一杯绿酒来消解这份清醒带来的悲伤吧!如此,情感由原先的悲秋沉重转向热闹继而走向深沉。

然而,绿杯红袖“趁”重阳的词人是不能真正融入这热闹的情景的,他只能跟着大家一起“兰佩紫,菊簪黄”,表现出一副沉醉歌舞的模样。在众人狂欢的时刻,他是孤独的,是清醒的。眼前的兰和菊以它们特有的文化品格提醒着词人自己曾经的狂狷孤傲遗世独立。作为相门之子,少年时期,晏几道春风得意。父亲去世后,渐被冷落,用黄庭坚的话说,“诸公虽称爱之,而又以小谨望之,遂陆沉于下位。”他仕途久不如意,也曾委屈处世,在颍昌官场上,他送词作给曾是父亲弟子的知府韩维,希望能施展才华,结果遭羞辱。一方面,傲人的才气让他有孤傲的性格,另一方面,也许恰恰是对官场黑暗的看破,他变得不愿趋附时俗。随着年岁的增加,连待人傲慢轻狂的心情都懒得有了。只是今日佳节真不能辜负好友们的盛意,就跟随他们一起狂欢,顺便重拾起旧日的癫狂模样与豪放的心情吧。

狂是“旧”的,是已经疏远的,更是故乡时候的,所以要“理”。理有理性,即使“狂”,也有了节制!只是,身世悲凉之深,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能否真忘却悲凉,只有在内心不断地祈祷:“清歌莫断肠!”有人说这是词人吩咐席上的歌者的话语。我以为客居他乡,在快乐的酒筵上要吩咐别人不要做某事,会有煞风景之嫌。只有内心祈祷歌女不要唱那令人断肠的歌曲,才显出小心翼翼地“理”旧狂模样,也才呼应开头作者面对天边遥望京城的那份不愿言明、甚至是不可言明的哀愁。

此时,词人已经不似“归梦碧纱窗,说与人人道。真个别离难,不似相逢好”般深情浪漫,而是情怀深沉凄凉了。经过时间与世情的磨洗,他连自由放纵的心思都难得有,须得借酒来唤醒和激发。唤醒之后偏又怕露了轻狂本性坏了朋友雅兴,只得提着一颗心暗暗祈祷,只怕那凄凉的歌曲让他最后的心理防线崩塌。外表狂放内心却时刻节制,心境之沉痛悲凉可想而知!

 

【当古典遭遇现代】

生命之狂

因屈原的“朝饮木兰之堕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自然之菊便开始有了孤高的人格。自从陶渊明采菊东篱,菊花更成了文人墨客吟咏标榜自己品格的对象。

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但将酩酊酬佳节,不作登临恨落晖。

唐代大诗人杜牧就已经在重阳登高时作出头插菊花的且歌且轻的模样。菊花盛开,佳节欢会,实在难得,那就举起酒杯,畅饮沉醉来酬答这良辰美景,不要在登高临远的时候为夕阳西下、人生迟暮而怨恨。然这难得开口笑的背后又隐藏着多少失意与无奈?

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

同样是酩酊酬佳节,晏几道在让自己沉醉的同时又时刻保持着清醒,他的客居之思身世之感深重得让他难以真正轻狂沉醉。在人群中假装狂欢,旧日的伤口鲜血淋漓。他曾说:“古来多被虚名误,宁负虚名身莫负。劝君频入醉乡来,此是无愁无恨处”,这只是反话而已。用叶嘉莹的话说:“从他诗中所写,都可见到他对官场中得失争逐之营谋的恐惧和轻鄙。”他那颗才华四溢又不得志的心早己经被伤透,干脆就做个坚硬的外壳,将它层层包裹。他的狂没有陶渊明的那份悠然隐逸,也没有杜牧那一丝洒脱。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伟大领袖毛泽东在感慨岁月流逝的时候却有着别样的豪情,枪林弹雨里的菊花激发他的是改变世界的雄心。其实,分外香的根本不是重阳的菊花,而是他那颗战场豪情狂奔坚毅不屈的心。小晏的宴会轻狂哪能与之相比?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为了在审判之前,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告诉你吧,世界,我------信!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北岛在绝望的世界面前对宿命作出坚定的挑战,以一种清醒的理性对人性的扭曲和异化作出不可妥协的审判。相比而言,晏几道面对人生萧瑟晚景毫无作为,他只有悲凉,只有沉醉,只有暗暗祈祷“清歌莫断肠”。前者坚定,后者透着无奈。可怜的小晏口口声声说自己轻狂,其实也只能是沉醉歌舞而已,他无力掌控这个世界。

人生旅途漫漫,我们怀揣自己的理想四处奔走。春去秋来,经历千辛万苦,但我们所求所望的东西,有时候始终是个秘密。命运有时就这样捉弄着我们,让我们一时或者永远到不了所求的彼岸。面对这些,有人独守寂寞,有人豁达潇洒,有人愁恨沉醉,有人积极奋起。

不禁思量,当那时而宁静时而疯狂的生命之河到达某个节点,我们会有怎样的选择与感想?

 

1

回答

北岛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2

旅人

席勒

当我还是年轻健壮,

我便去漂泊流浪,

撇下少年的轻狂,

留给我父母家庄。

 

一切家业,一切财产,

我欣然托别人照管,

有旅人的轻杖作伴,

去呵,凭我天真烂漫。

 

一个强烈的憧憬,

一个模糊的使命,

督促我:“这是前程,

去吧,路,永远上升。”

 

“到了一扇黄金阙,

那末,你便踏进去,

里面,人间的一切,

像天上,不朽不灭。”

 

暮去朝来无尽期,

我永远永远不憩息;

但我所求所望的东西,

始终还是个秘密。

 

山岳挡住我前途,

狂涛困住我脚步;

我拓开悬崖的路,

我筑桥把急流渡。

 

终于到了大川旁,

它滔滔流向东方;

我泰然信赖波浪,

霍的投入它胸膛。

 

川上澎湃的波澜,

把我冲入大海里面,

眼前是空阔无边,

目的地,我不曾接近。

 

呵,没有道路可通连,

呵,我头顶上的苍天

永远不会接触地面,

“那边”呀终不成“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