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语文开设历程的简要回顾(转载)
发布人:晏波  发布时间:2016-07-13   浏览次数:14

摘要:大学语文的开设经历在建国前可概括为初始时期,建国后,断续发展中又经历了低潮期、复起期、繁荣期,之后是成熟和进一步发展期,再次走入低谷时面临新的挑战等阶段。其发展历程可谓命运多舛、轨迹曲折。
    关键词:大学语文;开设;历程;回顾

 

 

    大学语文是一门历史悠久的学科,在近百年的发展历程中,它洇染了国人的心灵,传承了古老的文化,在文明的传递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从上世纪20年代开设,到1942年正式命名为“大一国文”,是当时所有院校都必须开设的一门公共基础课。建国后,大学语文断续发展中经历了低潮期、复起期、繁荣期,之后是成熟和进一步发展期,再次走入低谷时面临新的挑战等阶段。其发展历程可谓命运多舛、轨迹曲折。

    1.初始时期在我国的大学教育中,很早就开设了“大学语文”这门公共基础学科,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民国时期,当时叫“大一国文”,这一称谓一直延续到1949年。现在台湾地区仍然沿袭“大一国文”的称谓。故可以说大学语文学科的开设几乎是与中国现代教育的发展同步进行的。

    20世纪初,我国现代高等教育刚刚诞生,北京大学的前身——京师大学堂等学校就在预科开设“经学”、“诸子”、“词章”、与“作文”等课程,后又经历1913年、1938年、1943年几次变更,国文成为在大学一年级开设的必修课——大一国文,并有了黎锦熙、朱自清等主编的《大学国文选》教材。最初的“大一国文”是新文化运动的副产品。一方面新文化运动冲击了古汉语教学,年轻人不愿意读文言文。但一些教育家认识到,中国的现代化不应该弃绝自己的传统:“中国人虽然需要现代化,但总是我们中国人在现代化,得先知道自己才成;而这在现时还得借助于文言或古书。”[1] 因此,有必要补上文言文的欠缺。另一方面,新文化运动提倡白话文带来了白话文的流行,但白话文学习过程中有只求快、只求了解文章大意的弊端,针对这一弊端又增添了白话文的佳作。在弥补文言文和增补白话文这两方面,国文的开设,有助于学生提高理解文字和运用文字的能力,故当京师大学堂更名为北京大学时,就规定在预科开设国文课。到30年代,全国的大学基本上都在大学一年级开设国文课,故称为“大一国文”,当时讲授国文课的教师,大多是一些知名的专家学者,如冰心、沈从文、闻一多、游国恩等。在解放初的几年里,这门学科又被改为“现代文选及习作”,但仍是一门公共基础课。作为一门公共人文基础学科,建国前,我国各综合大学已普遍开设,作为非中文专业一年级大学生必修。但当时课时数、教材等不统一,也不可能统一。教学内容多由教学者自选,写成讲义散发。无论是讲授文言文还是白话文,着眼点都在“语言文字”上。这便是“大学语文”的前身。

    2.断续发展时期解放后,从中学到大学,凡“国文”都改为“语文”,才有“大学语文”之名。建国之初,我国一些综合性大学开设有大学语文学科,有郭绍虞、章靳以两教授所编的教材。

低潮期  1952年,由于受苏联教育模式的影响,我国教育体制进行了院系调整,将原有的文、理、工、农、法、商、医等学科融合发展的一些综合性大学拆散,成立许多单科性的院校。大学语文这门课也随着这一剧烈变化,不仅在理、工、农、医、法、商等单科院校里不再开设,连在保存下来的多数文理合校的院系里也了无踪迹。持续了40多年的国文学科被迫取消。这一中断,再加上“文革”,这门原是当时高校里仅有的可以起到文理渗透、文化与科技交融作用,能起到培养大学生人文精神,营造大学里文化氛围的基础学科中断了二十余年。大学语文教育的中断,使高校正常的民族文化素质教育与专业知识教育严重脱节,人文教育成了一片荒漠,这严重违背了教育规律,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使我国在人才培养上走了不少弯路。

复起期十年动乱结束,百废俱兴。上世纪70年代恢复高考制度的时候,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口号,重理轻文的倾向非常严重。苏步青(时任复旦大学校长)等老一辈科学家、教育家提出要给理工科学生补语文课,并呼吁重新开设大学语文课。1978年秋,时任南京大学校长匡亚明教授与华东师大徐中玉教授联合倡议,在高校恢复开设“大学语文”学科,并在南大付诸实施,此举得到了数十所大学的响应。经教育部批准,中断了近三十年的“大学语文”学科得以开设。这一举措对大学语文的复起具有重要意义。紧随其后,我国的许多大学都相继恢复开设了大学语文,并逐年增加,风气日炽。但当时的“大学语文”其基本性质还是“工具”课,目的在于提高理工科学生语言文字的阅读、理解、表达能力,为学好专业课服务。从现在看,这一目的起点较低,但它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及时起到了“反拨”的作用,从而确立了“大学语文”学科在我国高校学科体系中的一席之地,为其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繁荣期  1980l0月,在华东师范大学和南京大学的倡议下,在上海召开了有二十所高校参加的大学语文教学讨论会,会上对这门学科的教学目的和教学要求进行了深入地讨论,并制订了教学大纲,拟定了教材篇目,成立了以华东师大校务委员会副主任、中文系主任徐中玉为主编的教材编审委员会,会议还决定成立“大学语文教学研究会”。

“全国大学语文教学研究会”这个全国性一级学会的创立,掀开了中国高校大学语文教育的新篇章。20多年来,研究会共召开了10多次理论研讨会,产生了丰富的研究成果。目前这个组织已成为高校语文教师交流学习的平台,反映心声的渠道。

    1981年,由徐中玉、钱谷融任主编,侯镜昶、徐鹏、叶百丰、董治安任副主编的《大学语文》教材付梓出版。大学语文学科无教学大纲、无教材、无研究组织的时代宣告结束。

    3.成熟时期  20世纪80年代初至90年代中期,是大学语文学科的成熟时期。几乎全国所有的高校,以及各类职业技术学院和成人自学考试等,都要求选修这门学科。虽然其中还有个别高校曾历经了先开后停再恢复的曲折,但从整体上讲,大学语文教学的形势应该是较好的和有利的。

这门学科的成熟不仅仅表现在学科设置和教材上,还表现在:①这门课已成为许多高校的公共必修课;②师资已有编制上的保证等。大学语文学科的发展,实际上是我国教育体制由向别人学习经验到成熟发展的一个标识,同时也反向证明了大学语文教育的必不可少性。

    4.进一步发展时期随着中国改革的进一步发展、社会转型的加剧,青年学生的文化素质问题越来越突出。20世纪90年代中期,中央颁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的文件,提出了“素质教育”的要求。营造浓郁的文化素质教育环境和氛围,组织丰富多彩的课余活动等,都是其不可缺少的环节,但更应有一个合适的课堂载体来操作。就已有的学科设置来看,大学语文学科是最具优势的载体。因此,大学语文作为文化素质教育的一门重要学科,肩负着提高青年学生的文化素质,传承中国文化的重任,地位作用日益受到重视。

为了响应中央号召,全国大多数高校都纷纷开设了大学语文课,并把大学语文课作为对学生实施文化素质教育一门主干学科。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普通高校2525所(20065月公布),开设大学语文课的学校约占1/3强,每年有约150万学生跨进大学语文课堂,全国从事大学语文的教师近10000人。还有的大学,如华中科技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等高校还规定:本科生必须通过汉语“托福”考试,考试不及格者不能毕业。而且自2004年起工程硕士的入学考试也要考语文水平。

在沉寂了几十年后,自20世纪末,许多著名作家、语言学家、文学理论家等再一次把目光聚焦到大学语文教育上,钱理群、温儒敏、陆健明、童庆炳、王富仁、王蒙、刘心武、王元化、施蛰存、徐中玉、王步高、王宁等专家和学者,有的亲身走上大学语文讲坛,有的则提出了不少有关大学语文教育改革的见解。由于他们的参与,进一步推动了大学语文教育的发展,成为百年大学语文教育发展史上又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大学语文课已是在校大学生的必修课,国家实行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后,这一学科也被列为各类自学考试必考的公共课之一。大学语文对于现代大学教育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是一门不可或缺的重要学科,其在考察学生文化素质和本国语文水平方面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5.新的挑战大学语文毕竟是一门正在建设中的新兴学科,有许多问题亟待研究和解决。当历史的车轮跨入21世纪,大学语文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尴尬局面。在经济全球化浪潮的冲击下,在重理轻文已经成为一种无言时尚的当下,全国各高校面向非中文专业学生开设的传统的大学语文教育,受到新形势新变化的严峻挑战,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性的种种尴尬局面:在许多高校,大学语文正在被或已经被各种新兴的或热门的课程所取代,大学语文课重新面临“下岗”的危机;有的高校正以“大学人文”取代“大学语文”;不少高校重视各种实用的专业学科,大学语文不得不“让路”,课时被不断压缩、削减或干脆取消。大学语文逐渐被边缘化,甚至成了“鸡肋”,其处境的尴尬值得我们反思。与此同时,大学语文在教学中表现出的种种弊端又严重影响到这门课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因此有些人怀疑大学语文作为一门对大学生进行素质教育学科的地位。有些院校甚至开始考虑减少开设该课的数量。这不能不促使我们认真审视该课的现状,与时俱进,适应信息时代青年学子的求知需要,在教学手段、教学内容、教学模式等环节进行适当的改革。在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新阶段,以学生为本是大学语文存在和发展的原动力,深化教学改革是持续发展的根本保证。这样大学语文在全面加强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工作中才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2006年底,召开了高等学校大学语文教学改革研讨会,会上教育部希望高校重视加强大学语文学科改革和建设。全国许多高校纷纷响应,目前已有北京大学等多家高校把大学语文课列为必修必选课,甚至还有高校作出了“汉语不过关不能毕业”的硬性规定。高校大学语文必修化问题成了当前网络等新闻媒体上人们热议的一个话题。这是一个可喜现象。

  

  

注释:
    [1]朱自清.朱自清全集<国文教学·序>[].南京:江苏教育出版,1988年.

参考文献:
    [1]温儒敏.高等语文[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4.
    [2]
夏中义.大学新语文[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6.
    [3]
丁帆.新编大学语文[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55.
    [4]
徐中玉.关于“大学语文”学科回顾与发展建设的意见[C].武汉:湖北人民出版社,2005.